副校长的修炼之道

博学于文,行己有耻 


         ——副校长的修炼之道


清华附小  窦桂梅


  笔者曾经在一篇文章里这样调侃:吃饭吃素的,穿衣穿布的,当官当副的。在另一篇文章里则戏解“管理”:就“管”而言,竹林下只有一个“官”;就“理”而讲,校园里,只有一个“王”,真正拥有管理权的领导只有一个人——校长。
  曾经担任过或正在担任副校长的同行,看到这里可能都要会心一笑。今天的校长难当,副校长也不容易。那么,如何当这副校长?笔者结合这些年的工作经历,试着谈谈一些体会。


定位、到位,不越位


  学校发展,班子是关键。好的领导组织不是个体功能的简单叠加,而是整体合力的显现。校长、副校长,好比一棵大树的不同部位,所处位置不同,决定了作用的差异。虽说作用不同,但哪个位置都不轻松,都要承载大树枝繁叶茂的责任和义务。既然是副校长,就不要错把自己当“树干”或“树根”。
  “在其位谋其政”,对于副校长,首先是定好位,工作才能做“到位”。学校的组织要比喻为一个人的话,校长自然是大脑,是中枢,副校长应该是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。不仅在思想、意识和价值取向方面,一定要跟校长这个“大脑”保持一致,还要多跑、多看、多听、多观察,多方配合协助校长,把工作做好。尤其要善于在校长与基层干部及教职员工之间充当润滑剂,保持团队的上下和谐,团结一致,心往一处想,力往一处使。
  这里还有个前提,就是你得遇到既高明又开明的一把手,反之,副手的处境就有些尴尬。有这样一则笑话:副手想要甩开臂膀大干一场,一把手立马问“你要干吗?!”让校长失去了安全感,你这个副校长还能当得下去吗?但你若想韬光养晦,夹着尾巴做人,人家又会问“要你干吗?!”中国潜意识的封建君王思想,会给副手的职场前景带来负面影响。
  当然,这只是一个笑话,学校不同于官场,副校长的心态也不会如此“世态炎凉”,副校长只要摆正次序,心无旁骛,站在校长的后面,或者左右,努力把聚光灯打在校长一个人的身上,就能踏踏实实把工作做好。
  副校长工作到位、不越位,努力保证好校长的核心地位,才能发挥学校管理的执行力。樊瑞副校长在一篇文章中比喻的好——拿军队做比方,副校长是参谋长。我认为,这个参谋长不仅仅为校长这个司令当好参谋,出好主意,还要为学校发展当好参谋,以自己的专业智慧影响校长的决策,参与制订学校发展的作战方案。
  身为副校长还可以有几重比喻:若把副校长比喻为指挥员,这个指挥员的工作,不仅仅是完成校长的指令,还要遵循教育规律,针对学校的方针计划,一马当先,责无旁贷地带领教师向着学校的办学宗旨进发,并为老师们的专业发展提供必要的引领与提升。若把副校长比喻为联络员,那副校长应是传递校长与基层干部员工之间“冷暖酸甜”的枢纽,比如既要帮助校长获得关于一线的有效信息,又要清晰理解校长的决策意图,贯彻执行校长决策,努力化解校长与基层之间的各种误解。若把副校长比喻为替补队员,关键时候要主动“补位”,当然是在校长的允许下,才去尽量补位,补中层的位,基层干部和员工的位。多为学校、校长分忧解难,也许这样做,才是做到了不越位。
  一个高效、和谐的团队,副校长的作用自然举足轻重。但副校长需要注意,这种举足轻重,尽可能要让老师们“看不见”。要在潜移默化中引领老师专业发展,要努力在和风细雨中把决策执行转化为教师主动追求。好校长都知道自己不是独舞,而是领舞,副校长也要知道自己不是“对舞”,而是“伴舞”。要竭力维护校长在学校管理中核心领导力,丰富校长正确的教育思想,就算和校长观点相左,在校务会或公共场合,也尽量与校长保持一致,过后再和校长坦诚交流。某些重大场合,尽量不抛头露面,需要你,找到你,非去不可的情况下你再到场;有些重大决策,要默默为校长提供有效信息和决策依据等。遇到问题既要主动解决,也要学会等待,切忌自以为是,自作主张。


听从、跟从,不盲从


  作为副校长,执行力是很重要的,因你是执行者。具有先进办学理念、爱动脑筋,领会领导意图快、执行力强的副校长,怎么不会得到校长的赏识呢?但光有这些还不够,特别是分管教学的副校长,还要有过硬的专业素养,面对教师与学生的你,只有努力提高自身的教育教学水平,才能赢得大家的尊敬。多年来,笔者正是以此严格要求自己,尤其当全国著名特级教师的光环戴在头上时,有时候也忐忑不安。生怕这种名气助长了自己的惰性和傲气,更怕被别人认为功高盖主。其实,这种个人影响与自己的副校长角色是分开的,只要有真才实学,只要真心实意地坚持正确的理念去实践,业务的强大反而更有利于学校的教学发展,根本不会影响到校长。一个是“职业”,一个是“专业”,天下没有一个经理嫉妒自己饭店的大厨,若经理不能容忍大厨的高超技艺,产生嫉妒而赶走出色的厨师,那可是天大的笑话。韩信善于将兵,高祖善于将将,校长又何尝不是如此呢?
  那么,如果是有着业务影响的“大厨”副校长呢?这个时候更要清醒,鱼和熊掌不可兼得。才高气盛、感情丰富的,大多有这困惑,古今中外概莫例外。有些是基于制度与文化观念,因此,必须要处理“寂寞”与“喧嚣”的矛盾。某一方面或几方面的才能,不等于拥有全面的水平,会驾御课堂不等于会驾驭学校,会引导教师不等于会领导学校。因此,务要尽心尽责,虚心听从校长安排,处处体现校长足够的权威与地位。副校长要时刻提醒自己,对于管理,自己既非主管又非主办,因此,要支持,坚决不能主持。当然,必要的时候也应有“平日袖手谈心性,临危一命报君王”的心理。
  当然,跟从,不是讨好,不是迎合奉迎,更不是放弃原则。而是要为校长分担责任,承担重任,尤其是在自己分管的领域中,更要高度体现学校的办学理念。基于问题的解决,副校长要跟从,还要主动寻求答案,而不是找校长要条件,要现成的答案。还是那句话——呈现给校长的不应该是问答题,而应该是选择题。
  但,再高明的校长也难免有糊涂的时候,也可能会出现决策或认识上的偏差,也可能会做出一线教师所不理解、不认同、不支持的决策来,优秀的副校长要积极地与校长进行沟通,从多角度分析,为校长的正确判断提供有效的策略。这个时候,沟通不是雄辩与驳斥,不是轻信与盲从;而是讨论与辨析,为了最终互相理解,走向达成与信赖。
  当然,真正做到不盲从,也要看学校的文化,有些时候是要付出代价的。校长在某些方面的错误,是可以被老师们原谅的。可副校长某些方面的错误,或者是做出外行事,可是很难被老师们原谅的——这是中国人的思维习惯,看到问题和失误总是拿低一点的干部开刀,皇帝犯错误,最严重也只是“打龙袍”象征象征而已。所以,历史上,替罪羊的角色往往都是执行者。一些真正的“罪魁祸首”老百姓反倒不去深究,那些盲目的执行者,我们却大加指责,睚眦必报,甚至绝不原谅。这种庸常思维当然应该批评,但我们更应该反思,争取少犯错误,不犯错误。
  鉴于此,在工作中我们要学会,如何将正确的意见,在正确的时间,以正确的方式表达出来,并力求得以正确地执行——这一点对于从外校调来的副校长尤为适用。副校长们要学会不“随波逐流”,学会在适应环境中,寻求改进,自我更新。当然这还远远谈不上是改革,只是在“通情达理”、“理直气壮”中前行。于是,“心平气和”应是一种随时随地保持的状态。总之,身为副校长要处理好“他用”、“使用”与“自用”的关系。也许,这就是一种清醒的不盲从吧。


建功、立功,不居功


  说到建功,就是说,虽说定位在“二传手”的角色,不能更多临网一扣,但同样可以“独抒性灵,不拘格套”。不要以为,责任有校长负,教育教学有教师做,自己就可以轻轻松松地做“万金油”。副校长要基于当年“起家”的本事,保住自己“看家”的本领,做一名有实力的副校长,要努力在群众中建立口碑。由于副校长大多没有多少具体实在的权力,他(她)实施领导与管理更多的是,要依赖于其专业能力,所以副校长不要在意自己是“几把手”,而要须 “有一手”。
  比如业务副校长,在学校决策中,往往起着专业引领作用。在日常工作中,无能且无功的副校长是无法担此重任的。有些学校,没有副校长,只有中层,一切由校长“半径管理”。由于现在的校长事务缠身,不少已经变成了“行政校长”,因此能够很好地统筹统整,大局规划已属不易,尤其具体的、实际的业务指导,还真是需要副校长来推动的。有些学校,往往有两个到三个,甚至多个副校长。副校长之间的竞争是客观存在的,他们之间的微妙关系也毋庸讳言。每一位副校长都想把工作干好,都要挖掘资源,开足马力,而当所有的任务都压到教师身上,势必会给教师带来严重的身心负担。其实,教育本身是整体的,学校的发展就是个体的发展。在强调工作精确细化的今天,既然存在复杂的管理,那么副校长之间,彼此尊重与协调,配合与补台,对学校以及教师来说,就显得尤为重要。
  副校长要立功,不是自己立功,而是要善于把管理职能化作“挖掘才华的艺术,组织才华的艺术”。由于教学、科研等工作往往在副校长的统领下。虽总揽,但不能包揽,应有容人、宽人、信人之胸,不必事必躬亲,包办代替。只有越级汇报,没有越级管理。凡属中层干部职责范围内的教学科研工作,要坚决放手,让他们大胆去做,让他们感到自己有地位、受尊重。
  不懂得放权的领导,很容易把所有功劳记在自己的名下,其结果,往往是吃力不讨好,觉得自己忙忙碌碌,勤勤恳恳,岂知使得下属们“不知所措”。“巧娘出笨孩”的比喻放在这里可能不合适,但道理是相通的。当然,从另外的角度来看,副校长也要注意,放手不是甩手,你是在代表学校指导工作,不能让中层有这种感觉——“这件事我说了算”和“副校长可有可无”。
  不过,以上这些话,得有前提,就是校长授你什么职能。每一所学校的管理模式,仿佛如不同的人家过不同的日子。有些校长“吕端大事不糊涂”,有些校长是“诸葛一生唯谨慎”。这样,不同的校长行为方式决定了副校长的职责范围。比如,有的校长,参与中层的直接指挥与干预,你绝不可以生气,或找校长讲什么“管理秩序”。有些时候,没有经过你的“出口”,就已经落实的工作,你也要欣然接受。只要有利于学校的发展,只要能为学校做贡献,怎么管理都是有道理的。为此,副校长不应“吹毛求疵”。而要从人与人的“权力”视野中消失,在人与制度的权衡中出现。
  若说副校长工作中取得了成就和收获了荣誉,则要尽可能地让给校长或下属;而工作中出现的问题,则不要往校长和下属身上推诿。我们动不动要求校长要大度容人,因此副校长也要宽心容物——谁让你“副”字后面多少还挂着个“校长”呢。
  副校长更不要以为自己在学校发展中功勋卓著,自己的作用举足轻重。其实,离了谁地球都照样转。诗歌中说,“老把自己看成珍珠,时时就有被埋没的危险,把自己看成泥土吧,让别人踩出一条路。”当然,副校长也是人,也需要职业成就感和个体归属感,这就需要副校长在属于自己的专业水平上,不断发展,不断进步。还要上与校长,下与教师达到“莫逆于心”。获得良好的工作环境和心理慰藉。也许这是我的理想,“虽不能至,心向往之”吧。
  “博学于文,行己有耻”——古人说得真好。道不远人,圣人之学是平易而且可以遵循的。如何能把两者结合起来,既能“成学”,也能“成人”,关键是要认识自己,把握自己,守住自家的信仰与立场,时刻不忘博学积累,时刻拥有羞耻之心。可现实中要做得圆满,谈何容易?天底下,历史中,有多少类似的“副手”最终几乎是悲惨的结局,想必他们不是没有想到这些,有些时候并不是自己就能左右一切的。谁能如张良,事了拂身去,深藏功与名?张良之所以保全了自己,就是看淡了名利。
  因此,任何时候,副校长千万不要做“唯权论者”,而要做“唯发展论者”。到位不越位,听从不盲从,建功不居功——说了这么多,也不过是副校长自我修炼的“技术”而已,有点“心术”的味道。其实,真正的尊严从哪里来?不仅是达到“艺术”关系的管理水准,还要走向“学术”味道的管理境界。不要说问心无愧,要试着说问心有愧,才能心性单纯,心安理得,不管风吹浪打,胜似闲庭信步。


该文发表于《中国教育报》

《副校长的修炼之道》有10个想法

  1. 窦老师提出的“到位不越位,听从不盲从,建功不居功”—副校长的为官之道,窦老师这样的名师能如此摆正自己的位置,看来确实为官有道。窦老师看来你不仅课讲得好,官也当得好—会当官!

  2. 一片苦心,一腔丹心,一肚佛心,一颗善心。大家气度也!附小之幸也!师之楷模也!吾只知有窦老师,……

  3. 我是广西的一个小学教师,对窦老师真是五体投地!她是我国教育之幸甚!

  4. 一口气看了多篇博文,受益非浅.非常感谢你能将大作公布于网络,使我们有机会学习.

  5. 给才当副校长的我上了生动的一课。 “博学于文,行己有耻”——让我时时反省,日日提醒。努力向称职的副校长努力。

  6. 窦老师的这篇文章不仅适用于学校,更适用于我们企业,可以说是放之四海而皆准!

发表评论